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艺术评论 >>
“中国白”瓷雕和陈仁海
来源:《光明日报》 ┃ 关闭本页

德化白瓷胎质致密,透光度极好,色泽光润明亮,乳白如脂,外销到欧洲后,被称为“中国白”。

陈仁海的“中国白”瓷雕作品曾被北京故宫博物院、南京博物院、人民大会堂、中南海紫光阁、钓鱼台国宾馆、中国历史博物馆、台北故宫博物院及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,并被我国领导人和政府机构作为国礼赠送国际友人,他还获文化部和中国文联、人民画报授予的“世界华人杰出艺术家”荣誉称号;国家轻工业局和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授予他最高荣誉“特别推荐奖”。

仁海出生于教师世家,祖辈对艺术的偏爱和追求,使仁海从小就琴棋书画、文章诗赋,无所不学。

陈仁海与我国许多知名艺术家、教授、学者交往密切,眼界大开,见识增长。他看到了各美术学院不同风格的艺术品,对德化“中国白”艺术的全面梳理,形成他那集诗、书、画、塑的“中国白”艺术。

陈仁海从一开始就认为,继承传统,并不是一味地去死守传统,无止境地去重复古人、前人,无止境地去重复他人或自己。当陈仁海意识到要克服传统艺术的保守性和凝固性的同时,他又认识到中国传统艺术的价值,当他看到赋予作品时代意义的价值时,也清醒地看到它的弱点和不足。

陈仁海不仅重视物相的具体造型,还要强调自身的个性,他试图把事物的共相与殊相同时做进作品,试图把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激情结合起来。书画强调形神兼备,而陈仁海似乎更强调能把物相的神、灵魂体现出来。

陈仁海注重对来自现实的直觉感受的捕捉,重视对人性深层奥秘的挖掘,他在这类作品中,突出女性人体典雅的娴静气质,生命张力的强度,强调人体曲线的流畅转折与块面的起伏。扭曲的线条、肉体的表现,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。他认为,人体是按美的规律创造出来的,它是多样性的对立统一体,是一个充满灵气的活体,人体语言是一种无声的非文字的世界语言。他的“爱心和平”系列瓷雕文具,以最简、最精练流畅的艺术形象,奏出作品的韵态。

陈仁海还说:“我喜欢一切可以表达生活的方式,读万物之心,集万物之成,将人文精神注入当代‘中国白’艺术。”

《光明日报》 2001年7月31日